若是說現代西方醫學有什麼致命的缺點,那麼丹尼爾一定會說他們忽略了靈魂所遇到的問題,因為現代西方醫學建基於”物質科學”之上,而靈魂是沒有物理性的一種存在,是物質科學所沒辦法研究的課題,但偏偏許多文明病又是起因於靈魂的問題,所以現代西方醫學常常只能治標而無法治本。

或許有人會反駁說,西方現在也有精神醫學,也有心理醫生,這不是在處理靈魂問題嗎?非也非也!對於”現代科學”的心理學與精神醫學來說,走的其實還是物質科學的路線,要不就是量腦波,電擊,手術,不然就是吃藥為主,從研究方法到治療方法完成和靈魂八竿子打不著邊,更別說處理靈魂的問題了!

而且說實在話,這些科在醫院裡都是在邊緣的弱勢團體,是其他醫生都沒辦法了才丟到這些地方來,而且他們也常都是用「物質科學」的方法讓病人”吃藥”,偏偏他們也都知道這些藥長期服用會有很多的副作用,所以在職業過程中通常都很無奈.

有些神秘學工具是很好啦,不過被這些「科學家醫生」用了之後也可能變得無效,舉一個比較明顯的例子,「花精」是以情緒辨証的方法,找到心靈解藥的一種東西,通常提供花精者要和當事人聊聊,了解他的情緒狀態之後,再建議他如何來使用;但是「科學家醫生」常常只是把病人放到「儀器」上,出來一堆數據之後就開處方配藥,這樣的醫病互動很可能使得原本會很有效的東西變成完全沒效,因為「用法」完全不對嘛!

所以說現代醫學真的要解決文明病,不是說拿一些神秘學的靈丹妙藥來用就可以,如果使用的心態、觀念、方法都沒變,拿再好的工具也都是沒用,當花精被誤認為只是訊息能量水,而去除了對於人的愛與對生命本身的尊重,提供者無法觸及到使用者的靈魂,喝再多照樣是沒用。

全站熱搜

丹尼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