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說在臺灣科學家跨界來研究神秘學,最有名的應該就是台大電機系的李嗣涔教授了,從邀請特異功能人士來台表演,到開設例行性的「手指識字班」,講求科學證據的研究方法,讓一些信奉「新時代思想」的人興起了「神秘學科學化」的希望,但是就丹尼爾的觀念來看,把神秘學拿來作科學實驗是一件很有疑問的事情。

基本上,以電機系的學術背景來從事任何事情的「科學研究」,應該都是「很容易令人信服」的一件事情,但是當研究主題涉及到神秘學時,那就必然會「出問題」,原因無他,主要就是在於「神秘學不是一種科學」。由於前一篇當中已經提到「科學與神秘學的斷裂」,這篇當中就不再提到相同的觀點,而從另一個角度來討論。

以李教授從事的「手指識字」研究來看,似乎是非常科學的方法在研究,但是就神秘學的角度來看,這就是練某種「功法」而已,其實並沒有什麼了不起;而由手指識字演進到「尋訪諸神的網站」,就神秘學的角度來看,也只是藉由符號或圖騰來通靈,這在幾千年來都有一堆人這樣成功過;所以丹尼爾擔心的並不是這些研究「作假」或不被認可的問題,反而會有其他的考量會出現。

首先出現的問題是,這些研究的科學家對於「靈界」的了解有多少?他們把靈界比喻為網站的說法,其實是以物質科學所見去比喻靈界,但相對於靈界的複雜性,這種比喻可以說是太過於膚淺,這些研究者把自己「通靈」所見所聞視為證據,殊不知靈界當中也是充滿了幻像和欺騙,並不是所有靈界中的靈體都是「神」,有時候他們所知也並不完備,誤以為他們所傳授的知識是可靠的,其實是很危險的一件事情;甚至對於某些無法解釋的訊息,再加以自己的詮釋和猜測,更是可能誤解了原來的意思。

不知道自己通到的屬於何種靈體,而被這些靈體傳來的訊息所引導去作很多事情,也許就只是被一群心懷不軌的靈體耍著玩吧!

另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是,研究者目前訓練了一大堆可以手指識字的「小孩」,這對於這些小孩的身心靈會有什麼樣的影響呢?拿「人」來作實驗其實涉及到「研究倫理」的問題,或許因為物理學家或電機學者拿來研究的都是「物體」,所以沒有考量研究倫理的習慣吧!

以身體的問題來說,在孩童時期就去開發通靈能力,會不會造成發育或健康上的影響,這是一個很嚴肅的問題,以神秘學的角度來看,在肉體還沒完全成長的狀況之下,過度去激發星靈體的作用,這非常非常可能會發生嚴重的發育問題,或許是「不懂的人不驚」吧!他們就這樣勇敢地作實驗,這些小孩的父母也就這麼把小孩送去作實驗品,真正出問題時誰能負責呢?

以心理的問題來說,這些小孩在學會通靈能力之後,可能會有靈性驕傲的問題,可能會有人際關係的問題,甚至可能因此產生了偏激的價值觀,即使就一般大人來說要克服這些都不是很容易了,何況是心理與社會經驗還沒成熟的小孩子呢?這些很小就有靈性能力的小孩子,當他們發生心理或社會適應不良的問題,要由誰來輔導他們呢?

從靈性層面來看,這些小孩打開靈性能力之後,是否會被其他靈體干擾,會不會產生其他靈性上更大的障礙,當出問題時誰來幫他們處理?

或許是丹尼爾太過擔心了,希望這一切的問題都不會發生...但是丹尼爾的習慣是在開始時就會去想該如何收尾;如果這一批拿來作科學實驗的孩童,十幾年後產生了一堆科學家無法解決的問題,那是不是該到我們這些神秘學家來幫他們收尾呢??希望到時候有人具有能收尾的能力。

全站熱搜

丹尼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