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塔羅牌占卜 (3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對於使用塔羅牌來占卜這件事,有些人認為是遠古神秘傳承的一種技術,因此就有一種追本溯源的精神,想要去找到「最原始」的塔羅牌本來是怎麼樣,因此不論牌的圖案.牌的占卜意義甚至是占卜的流程儀式,都希望找到最「正統」的東西,不過就丹尼爾的觀點來看,用塔羅牌來占卜的技術是漸進累加發展出來的東西,宣稱自己的說法是最原始正統的反而是一種迷思。

依據現有的文獻考察會發現,最早被稱為塔羅牌的東西張數與內容並不固定,只是對於某一類有圖案卡片的總稱,直到馬賽牌等大量印刷的牌出現之後,張數與結構才漸漸固定下來;不過當時這些大量印刷的紙牌主要並不是作為占卜之用,而是如現在的樸克牌一般用來玩遊戲睹博的,所以要說最原始的塔羅牌傳承是占卜,似乎是有點勉強的說法。

到了十八世紀中,歐洲的神秘學家開始注意到塔羅牌,並對之進行比較系統性的研究,不論是埃及起源說、希伯來起源說甚至印度起源說和中國起源說,出現的時間都不早於十八世紀;而也就在這個時候,開始有用塔羅牌占卜這回事被記錄下來。

在當時,會使用塔羅牌來占卜的人大多是精通多項數術的魔法師,並且也把塔羅牌占卜當成是魔法的一種,因此丹尼爾才會說在塔羅牌開始用來占卜的這段時間,其實算是魔法與占卜合一的時期;而這個時候的占卜技術,比較多是把塔羅牌當成開發靈感或通靈的工具,所以每張塔羅牌並沒有固定的占卜意義,被記錄下來的牌義也是互相矛盾,若是說有人認為塔羅牌有所謂「亙古不變的原始牌義」,必然是對這個時期的文獻沒有深入地研究。

又經過了一百多年的發展,到了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也就是英國著名的黃金黎明成立的時期,由於這一代神秘學家的努力,整理出一套比較有規則與邏輯性的占卜牌義,其中又以黃金黎明的創始人馬瑟斯與設計萊得.偉特牌的偉特最為重要,他們所整理的占卜牌義在現代被當成「經典」,也就是一般人所稱的主流牌義,其他如設計托特牌的克勞力,以及設計光之教堂塔羅牌的沙因,也都整理出自己的一套占卜牌義;所以說主流不是唯一的標準版本,如果有人宣稱自己的占卜牌義是「最正確的」,恐怕就忽視了歷史上呈現的多樣性。

從歷史文件來看,偉特所著的「圖解塔羅」一書當中的賽爾特十字牌陣,是第一個把特定牌陣位置賦與特定意義的資料,在之前所流傳的說法,由於重視通靈或靈感,所以占卜時所用的牌往往超過四五十張,並且不是每個位置都有其特定意義,而是要看這些牌呈現出來的結構;由這樣的脈絡來看,不去注重牌陣中特定位置意義的論法是比較早出現的,而現代意義的牌陣解牌法則出現則是近百年來的事情。

不過由於偉特塔羅牌與黃金黎明學說的廣為流傳,使用特定位置意義的牌陣來占卜己經在這一百年中漸漸成為主流,在二十世紀七十到八十年代塔羅牌書籍第一次大量出現的時候,大部分的書都已經開始始用特定位置意義的牌陣,而所謂的「經典牌陣」也是在這段時間被累積出來。

簡單整理一下,塔羅牌的張數與結構標準化大約三百年,開始用來占卜約兩百年,出現經典的占卜牌義大約一百年,現在廣為使用的牌陣解牌法流行還不到五十年;其實大家用的東西都是很新才發展出來的,何必為了增加自己認為的神秘性而拚命地託古呢?

丹尼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果說塔羅牌占卜不是一種通靈,而是要在抽出牌之後去進行適當的解釋,那麼「解牌」這個過程就成為塔羅牌占卜是否會準確的關鍵,某些人宣稱以「直覺」來解牌,就丹尼爾來看是有點混淆的說法,因為「直覺」根本不需要解牌,甚至連占卜都不用就可以得到答案,所以這裡想談的就只有「靈感解牌」和「思考解牌」兩種方法。

很多人強調塔羅牌的解釋是靠「靈感」,而且他們認為有靈感才能「神準」,因此學習如何解釋塔羅牌的過程就成為尋找靈感的比賽;但靈感不是常常有、天天來,所以有靈感的時候解牌真的很快又很準,但沒靈感的時候就完全解釋不出來,各種「神怪」的說法也隨著靈感派而流傳-塔羅牌解釋似乎成為一種神秘難明又不太穩定的技術,許多學習者也因為常常苦無靈感而覺得「自己沒有天份」,這種神秘的面紗雖然會引起別人的好奇心,但是卻不利於塔羅牌的推廣,讓人以為只有「有特殊天份的人」才能學習塔羅牌。

丹尼爾認為,以「靈感」來解釋塔羅牌並不是個壞方法,但並不是每個人都可以熟練使用的方法,而且靈感解牌非常容易累,因為要能接收到靈感所需花費的精神遠大於一般的意識狀態,大部分靠靈感解牌的人都「不耐久戰」,常常算個三到五個問題就需要休息,最多到十個問題就沒靈感了.

相對上來看,丹尼爾認為以思考來解牌就更容易穩定而省力,因為在進行邏輯思考時並不需要特別耗神,而且只要專心就可以有很好的效率,專心的訓練比靈感的開發容易得多,所以在學習上也比較容易有持續進步的效果。

因此丹尼爾會建議塔羅牌占卜的學習者,最好是由思考解牌開始練習,在功力上比較容易累積,至於何種思考模式比較適合你,則是個人的狀況會有所不同;也許基本的思考功夫練到一定的程度之後,偶爾就會出現一些靈感,讓你覺得解牌「如有神助」,不過即使在沒有靈感的狀況之下也還有一定的程度。

漂忽不定的靈感可能會讓人覺得沒有安全感,把牌翻開來了之後才發現自己完全沒靈感更會助長挫折感,很多人興沖沖地想學塔羅牌,但又以失望和挫折感結束,恐怕也和靈感派的學習方法有關吧!

丹尼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上塔羅課時又有同學提到占卜師認証這件事,有人覺得有証書在手自己會比較安心,也有人覺得有証書的話會有助於建立客戶的信任程度,但是這些想的只是証書的「效用」,用什麼「標準」來決定發不發給証書,這又是一件複雜的事情。

以淵源流長的占星學為例,有單位發給職業占星師証書也還不到一甲子的時間,以英國職業占星師協會而言,其實比較像是同業工會的性質,而不是一個認証團體,美國占星師協會(AFA)則是聯誼性質為主,只要交錢就有會員資格,兩者當中丹尼爾認為比較好的參考點也許是英國職業占星師協會。

英國職業占星師協會並不是營利團體或教學研究單位,而是同業的自律機構,要加入的話至少要得到他們所認可的教學機構發出的「學力認証」,再經過幾年的職業經驗考核,最後由協會當中的兩位會員推薦才能加入,其實是很歐式的精英團體;至於他們所認可的教學機構,最著名的就是倫敦占星學校,要拿到學力認証要先經過一年的基礎課程,經過中階考試之後可以進入專業分類課程,每個專業課程都有結業考試,完成所有專業課程之後還要經過考核才能拿到學力証明。

為什麼成為英國職業占星師協會的會員能在同業間得到較高的評價,也能得到客戶的信任,因為他們的加入條件嚴格,而且都是由業界公認的大頭目們來考評,公信力自然就比較高;而且重點是他們會員的表現良好,讓擁有這個頭銜的人與有榮焉,為了保有這個頭銜而發揮高度自律的精神,共同去維持良好的形象。

回到臺灣來看,在塔羅占卜的領域當中,什麼樣的教學機構足夠嚴謹,能被業界所共同接受他的學力認証?又有什麼樣的大頭目有足夠的份量來考評這些人夠不夠格加入精英的職業團體?如果只是來上課就發証書的話,這種証書根本只是騙外行人的一張紙,與自己印表機印出來的有什麼差別?如果要搞得複雜嚴謹,試問又有哪一位的標準和作法可以得到業界及一般民眾的認可?

要弄個聯誼性質的人民團體,那臺灣現在已經有好幾個了,但若這些單位發出所謂的証書,恐怕受到的質疑遠比肯定來得多吧!職業塔羅占卜師認証?由誰來認証?怎麼認証?想想可以,真的要作談何容易啊!

丹尼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上課時被學生問到如何用塔羅牌來算是非題?因為他們覺得很多人都只要一個很簡單的答案-好或不好、是或不是、要或不要,所以他們會希望能教一下怎麼用塔羅牌算是非題,雖然塔羅牌可以算是非題,不過丹尼爾的立場是「塔羅牌不適合算是非題」,所以也不鼓勵大家算是非題。

塔羅牌的基本功能在於「描述狀況」,是非題當然是狀況的一種,但是真實人生往往比是非題更加複雜,如果占卜師不精確地去描述狀況,而只是給人一個是與否的答案,那麼無異於開了一張空白支票給問卜者,到時候往往無法兌現。

例如有人來問「這筆土地投資會不會賺錢?」看起來是很簡單的是非題,其實不然,這個問題雖然具體但太過簡化,如果你回答「會」,那麼當事人可能會以為你認可了他心中想像的那個數字,也同意他所有的作法,甚至是無限期的獲利保証;如果你回答「不會」,他就可能以為他的目標錯誤,作法錯誤,這筆土地必然賠錢而急於殺出。但實際的狀況不一定會如此,會賺錢可能有獲利數字的上限和作法期間上的限制,而不會賺錢的狀況也許是可以修正的不一定會滿盤皆輸。

當然,也許這些都只是當事人心中的想像,但是當占卜師不說清楚,就給人很大的想像空間,甚至在相當程度上會有誤導的效果;比較適當的作法,是把會賺錢的狀況說清楚,或是把會賠錢的因素分析出來,給對方適當的建議,讓當事人可以依照自己的判斷來修正自己的作法,或是去找尋更好的解決方案。

過度簡化的問題其實隱藏了更多複雜的內涵,過度簡化的答案甚至可能會誤導問卜者的方向,占卜師應該要針對問題的關鍵因素說清楚講明白,而不是只是回答「是或不是」讓當事人自己在自由聯想;人生的現象畢竟不只是非黑即白的二分法,又怎麼能問是非題就說得清楚?

丹尼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看到有一些想要出頭的塔羅占卜師,開始以批評別人的方法試圖提高自己的身價,反正這種「別人都不行,我最行」的人看多了,丹尼爾也不是很在意,不過若是點名批評丹尼爾的話,都裝作聽不到看不見也未免修養太好了一點,別人的地盤我不去踩,在自己的地盤說說話總可以吧!

丹尼爾的書最常被批評的有幾個狀況,最常見的就是「抄襲」的質疑?其實丹尼爾很早之前就說過了,國外塔羅書也都是一個樣,也沒有說誰在抄襲誰?若有相同的部分也只是「英雄所見略同」罷了,如果說有一本書說塔羅牌有七十八張,其他人說了同樣的話就是抄襲,那就沒人能寫書了吧!

至於說原創,也不可能說所有東西都是沒人寫過的,必定是在前人的基礎上發展出來的東西,如果說寫個很多個人心得在裡面,就會受到第二種的批評「說法過於主觀」,或「只是個人主觀看法不足採信」。

那這樣看來,要批評別人未免太容易了!你覺得書中的內容眼熟,就影射(或直接批評)是抄襲,若是覺得內容沒看過,就說只是個人主觀看法不足採信,就丹尼爾的個人觀點,這種人應該是天才(自己天生就會又不用看書的),才會看其他人的書都不順眼吧!

但是自己動手,又能寫出什麼好書呢?要自己動手才知道累吧!現在大部分的中文塔羅書作者丹尼爾都很尊敬,至少他們都把東西寫出來印出來讓大家有機會可以看到;至於某些覺得自己書寫得很好又沒有出版社幫他們出版的,就把書的內容多投幾家看看有沒有人要合作,甚至現在自費出版也很流行啊!為何還有人一副懷才不遇忿忿不平的樣子?

覺得自己機運不好嗎?那要真的努力又無效的時候才來感嘆吧!自己書寫不出來,或寫出來又沒人要合作出版,還亂批評別人的書如何如何,丹尼爾心中不平地想,這種人應該會招致更無情的批評吧!

丹尼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上次塔羅課談到塔羅牌的歷史時被問到相關的問題,整理之後記錄下來。

如果說現代的塔羅牌使用與一百多年前Golden Dawn的時候有什麼最大的不同,那麼丹尼爾會說兩者已經發生了典範的轉移:一百年前占卜並不是一個獨立的概念,而是附屬於魔法當中的其中一個部分,丹尼爾稱之為「魔法與占卜合一」的時期;而現在占卜已經是一件可以獨立執行的事情,也不被視為必須進行魔法才會有效,丹尼爾稱之為「占卜獨立」的時期。但是因為有這樣的歷史緣由,所以很多人以為要學占卜一定也要懂魔法,其實這是還活在一百年前的想法當中。

在Golden Dawn時期,塔羅牌並不純然是一種占卜工具,主要是作為一種魔法符咒來使用,並對於密契修行有所助益,在眾多魔法當中有一種具有預測未來的功能,也就我們現今稱的占卜;在當時,占卜只是魔法的一種,而塔羅牌作為一種魔法符咒,必定要「自己畫」的才有效,所以Golden Dawn沒出版自己的塔羅牌是很合理的事情,因為大量印刷的東西並不能作為魔法符咒之用,最多只能在密契修行當中有所幫助。

當時Golden Dawn所教的密契修行,是結合了薔薇十字會的文獻與喀巴拉派的東西,而塔羅牌主要是與喀巴拉派的密契修行作結合;在Golden Dawn當中,A. E. Waite是研究喀巴拉的主要人物之一,相關的著作也不少,在Golden Dawn分裂之後帶領其中一派繼續進行相關的研究,所施行的魔法也是以幫助密契修行為主。

由A. E. Waite設計,P. C. Smith所繪製的Rider-Tarot,是在Golden Dawn分裂之後才設計的,一方面強調其占卜功能,另一方面則隱藏了許多密契修行的東西在裡面,同時又降低了其中魔法的份量,而現代的塔羅牌占卜,大部分即是延續這個典範發展下來,而漸漸被主流社會所接受,所以現在會塔羅占卜的人,大部分都不會塔羅魔法,這是很正常的現象。

從「占卜與魔法合一」到「占卜獨立」,塔羅占卜的典範轉移在一百年之中就完成,許多觀念還活在舊時代的人,還是堅持塔羅占卜是魔法的一種,但是問到這些人什麼是塔羅魔法,恐怕大部分的人都說不清楚吧!

我們回頭補充一點塔羅魔法的常識,現代有些人誤以為到街上去買一副塔羅牌回來,就可以開始準備施行塔羅魔法,這是不太可能的一件事;因為塔羅魔法的概念是以「塔羅牌作為符咒施行的魔法」,對於符咒有一點概念的人都知道,一般印刷廠大量印製的東西要拿來當符咒非常勉強,還是要自己畫的會比較有效;所以當丹尼爾看到一些人拿著漫畫式的塔羅牌一本正經地要施行塔羅魔法,除了苦笑之外不知該說些什麼。

丹尼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與上課同學談論到學習塔羅牌的狀況,有感而發地寫下這篇文章。

許多人學習塔羅牌都是由幻想開始,最後以失望結束,怎麼說呢?這些人以為塔羅牌是萬能的,什麼都可以算,學會了就什麼都能知道,但是學到後來會覺得十分混亂,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算什麼,或是覺得遇到了「瓶頸」無法突破,最後只好失望地選擇放棄。

其實所有的占卜都有其限制,很多東西「明明是算不出來的」,但就有些自以為是高手的人說可以算得出來,其實這是一種誤導,也是給人一種錯誤的期待;比如說有很多人都會拿塔羅牌來算比賽,特別是世界盃足球賽那段時間,一堆人在預測誰會贏、誰會輸等等,其實比賽不是不能算,但是必定要由相關主事者來抽牌,如果德國隊總教頭來抽他們國家會不會得冠軍,那麼算準的機會就會非常高,但如果是由千里之外一個完全不相干的人來抽牌,那就完全只是猜猜看的遊戲,根本稱不上是一次有意義的占卜。

有些人一開始就以這類幻想為基礎,然後還強調「以事實來驗証」,有時候猜對了就覺得自己很神,猜錯了就很用功地檢討自己到底哪裡犯了錯;丹尼爾就一直搞不清楚怎麼用事實去驗証幻想?猜猜看最多只能反應個人的好惡和情緒反應,與現實狀況的比對完全看不出來有什麼意義。

另一類的常見的幻想丹尼爾稱為「想像出來的直覺」,很多人常幻想以為自己的直覺力很強,所以才可以「料事如神」,其實大部分的狀況這都只是自己一時的幻覺,而不是真正的直覺。

說這些人是被自己的幻覺所騙,主要是因為這些人的感覺大都帶有強烈的情緒,而且變幻莫測分秒不同,突然出現在意識的範圍當中,就誤以為這是直覺;而真正的直覺是要排除掉主觀情緒與印象,超越外在現象與概念的範疇,直接由靈性世界取得的資訊才是直覺,而且真正經過訓練的直覺是一種穩定而持續的能力,決不會出現那種「我現在沒直覺所以無法解牌(或會解錯牌)」的說法。

如果一個人不以正確的觀念去把占卜的基本功夫練好,只是每天以幻想的題目練習,用自以為是直覺的幻覺在解牌,那麼花再多功夫苦練也不會有什麼真正的成果;看到一些人最後失望地放棄塔羅牌,只能說他們一開始就走錯了路,到最後走不通也是必然的結果。

丹尼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許多人常常覺得塔羅占卜的解牌很難,其實丹尼爾認為往往大家不會解的牌陣,大半是因為問問題的方式不對,還有一部分是選錯了牌陣,這兩個部分都克服了之後才輪到功力不足的問題;偏偏很多人在前端就全錯了,想要怎麼練習增進功力都很困難。

基本上,塔羅牌適合去處理「單一事件」的狀況,所以太過複雜或沒有界線的開放性問題,都不適合用塔羅牌來占卜,有些人問「我會不會幸福」,「我會不會有錢」,這些問題都很難用塔羅牌算出來。

其次,塔羅牌占卜最多能算到一年之內的事情,很少能超過一年以上還能算準的,因此在問問題時最好能加上時間的限制,才會是比較有可能回答的問題,例如有些人想問我何時會結婚,這就比較適合去用占星來解決,塔羅牌??比較難吧!

再來,塔羅牌適合處理狀況,但並非只能問是非題,有些人以為塔羅牌只能問「是或不是」,因此把很多問題都過度簡化,與其問「他喜不喜歡我?」,不如去問「怎麼做會讓他喜歡上我?」這樣不但包含了第一個問題需要解答的所有部分,同時也會提供更多可用的訊息。

最後,依照適當的問題選擇牌陣,「時序類」、「狀況類」、「選擇類」各選一個牌陣來勤練,至少可以解決八成以上的問題,每天想著要練「絕招」,卻苦無適用的時機,把不對的絕招用在錯誤的問題上,應該怎麼練都不會有成果的吧!

丹尼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網路上看到某位塔羅老師的說法,他提到「塔羅牌靠的是通靈與直覺」,讓我想起很久很久以前網路上出現的「直覺派與學理派」的分類,對於那些談論丹尼爾大都不置一詞,但在自己的部落格之內總是能暢所欲言吧!

若是由塔羅占卜的歷史發展來看,「塔羅牌靠的是通靈與直覺」這句話倒有幾分的真實性;由於早期塔羅牌在神秘學當中的運用是魔法與占卜併用的狀況,所以在占卜的過程當中,包括召喚術的降靈、魔法的儀式都會出現,為了求「神準」,也會強調靈光一閃的直覺,所以丹尼爾會說,「塔羅牌靠的是通靈與直覺」是有歷史緣由的。

不過當時序進入二十世紀,潮流也慢慢在轉變,特別是在二十世紀的六、七十年代之後,由於塔羅牌的資訊開始普及化,當中帶有的魔法成份就越來越少,談通靈的人也不是很多,「直覺」反倒成為比較主流的說法,但是又因為直覺這個部分帶有高度的「不穩定性」,因此以「理性」的方法去思考解析塔羅牌的人就越來越多.

基本上丹尼爾認為直覺與理性不必然衝突,但是不論在國內外,假直覺之名行亂講之實的還是大有人在,更有一些人把「直覺」當成「任意解釋」的護身符,「反正你的直覺與我的直覺不一樣,所以你沒有資格質疑我」,殊不知穩定而準確的直覺必須經過特殊方法的訓練和不斷反覆練習才能維持,哪裡是那麼便宜簡單隨手可得的東西?有時候丹尼爾甚至覺得有些人一直強調直覺只是掩飾自己偷懶不想讀書的藉口。

相對而言,理性的方式比較方便傳達與學習,已經成為二十一世紀解析塔羅牌的主流方式,而學習運用理性知識的基礎,即是閱讀前人的經驗與智慧,再透過練習與內化的過程,成為自己解析塔羅牌的基礎,由於理性知識比直覺更容易累積與傳承,所以丹尼爾認為「學理派」會越來越佔上風。

丹尼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在網路上看到一些討論,認為塔羅牌是「讀心術」的佔大部分,基本上他們認為塔羅牌「只是」反映出你自己潛意識當中的東西,顯現自己的慾望而已,所以並不具有預測的功能;對於這種說法丹尼爾只能苦笑以對,讀心術(或有人稱之為他心通)與占卜是兩門完全不同的學問,由目標到原理的差異性很大,竟然有那麼多人把兩者混為一談,真是一件可嘆之事。

基本上他心通是屬於神通的一種,主要是能了解到別人心中的想法,所以他心通並不會知道「潛意識」的內容,因為潛意識是自己所不會意識到的部分,所以把測出別人潛意識的想法當成他心通,是牛頭不對馬嘴的說法;而一般所謂的他心通,是不必依賴其他工具輔助即能知道對方的想法,如果我先幫你作個問卷,再訪談一個小時之後才了解到對方內心的想法,應該沒有人覺得這是他心通吧!

再談到占卜預測,大部分都是由當前的資訊去推斷未來的發展,所靠的是「機」,而這個「機」不論當事人知不知道,都可以作為有效預測的基礎,所以由塔羅牌上反映出來的東西,可能是當事人已經知道的事情,或是當事人潛在的慾望,但也可能是當事人完全沒意識到的資訊,重要的是占卜者要由這些資訊當中去預測,而不是以測知這些資訊為滿足;相對而言,他心通就是以「知道」為重點,並不包含到預測的能力。

當然,從他心通的能力得來的「機」也可以拿來作為預測基礎的一部分,但兩者終究是不同的東西,會誤以為塔羅占卜是他心通,顯見到這些人關於占卜的觀念還不是很清楚,或者他們根本就只是把塔羅牌拿來當成窺探別人內心想法的工具,而不去發揮占卜趨吉避凶的正面功能?

丹尼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有許多塔羅牌的書籍當中都介紹一種叫「單張牌占卜」的方法,也就是針對每個想要占卜的問題,抽一張牌來尋找答案,但是丹尼爾覺得這種占卜法有非常大的缺點,因此在教學的過程當中常會告訴學生最好不要使用這種方法來占卜。

就丹尼爾的觀點來看,單張牌占卜的資訊太少,很難由當中看出事情的前因後果,或是狀況的細節,最多只能算是一個「片斷」而已;當然有些人會認為占卜本來就是用片斷的資訊去推測整體的狀況,所以片斷還是可以判斷;不過如果用「過少的片斷」去推測整體的狀況,常常會陷於過度的武斷,被自己主觀的猜測影響的可能大大增加,也沒有任何資訊可以供交互檢証(一張牌無法和自己交互檢証),若要拿這種占卜法給「初學者」練習,無非是叫他們要「猜猜看」,這種猜猜看的解牌方法根本沒有任何邏輯可言。

或許有些說法會認為,「連一張牌都解不出來了,怎麼可能去解很多張牌組成的牌陣呢?」這種說法丹尼爾也認為也有點似是而非,因為就解牌的原理來看,牌陣是問題呈現的結構,牌義是依照這個結構去呈現事件的內容,在沒有結構的狀況之下解牌,除了「猜猜看」之外也許只能靠大量的直覺,這樣的練習對於大部份的人來說都是漫長而無效率的。

如果能選用適當的牌陣(對初學者來說三到五張就很適合),也就是選用一個基本的邏輯架構來練習解牌,那麼在解釋上反而會比較容易上手,就如我們在中學時學過作文,最基本的文章若是以「起承轉合」四段為架構,會比完全沒架構容易寫出文章(好不好是另一回事)。有了基本架構之後再把牌義套入到架構當中,很容易就可以把事件解讀出來,這絕對比用單張牌去猜來得容易許多。

丹尼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幾天上課後與學生閒聊,有學生提到一個狀況,也就是他常常覺得是自己的念頭影響了幫別人占卜的結果,而幫別人占卜的結果又去影響了事情發生的狀況,所以是不是自己的念頭透過占卜的方式間接地影響了別人發生的事情?或者有些時候當我們算到別人將發生的事情有不好的狀況時,若是狀況真的發生了,也許就有人覺得他是被占卜師詛咒了,但實際上根本不是這個樣子。

首先就占卜師的念頭會影響占卜結果的部分,其實大部分都是占卜者主觀的幻覺;有些占卜者的「直覺」很強,因此在占卜之前就「感應」到事情的狀況,而認為可能抽到哪些牌,若是當事人果然抽出類似的狀況時,占卜者就會以為自己的念頭影響了占卜抽出來的牌,其實這是不正確的。占卜者會影響占卜的結果,是在「解讀」這個層面,若是解讀時盡量保持客觀中立,那麼應該可以把主觀的影響力降到最低。

其次是占卜的結果與事件的聯結部分;其實占卜就是一種測量,若是測量出來的狀況後來確實發生,那表示測量與解釋無誤,就一般人的講法就是「準」,而「準」並沒有什麼可怕,也沒有什麼不好,就只是準而已.而事件「本來就會這樣發生」,並不因為你算的影響才發生,你只是「測量」而已,就如有氣象預報員測到今天雨量下了兩千公厘,就推測會淹水或發生土石流,那麼若果然有地方排水不良淹水了或是發生了土石流,你覺得是被氣象預報員詛咒才發生的嗎?

所以丹尼爾常說,「準」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當測量出來「準」的結果之後,如何告訴當事人一條「趨吉避凶」的明路,這才是占卜的重點之處;如上面氣象預報員的例子,若他能在事前「預估」出兩千公厘的雨量,進而提醒大家作好排水或疏散的準備,這樣才能真正發揮測量正面的價值與意義。

丹尼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目前在中文介紹塔羅牌的文章當中,似乎有很大一部分提到「共時性」這個榮格的理論,但我個人認為拿共時性來解釋占星也許還可以,但是用來解釋塔羅牌就不是很適合。榮格的「共時性」,指的是「非因果關係下有意義的巧合」,意思是兩個件事之間並無任何因果關係,但因為發生在同時所以算是一種巧合,重要的是這些巧合是有意義的!在榮格的自述當中曾遇到許多這類的事情。

但是任何巧合都可以作有意義的解釋嗎?我個人認為這未免太擴大解釋榮格的理論了,更何況占卜是「有意識」的去「追求答案」,把這個過程出現的訊息當成「巧合」似乎有點怪;再加上占卜當中大都很強調「心誠則靈」,若他只是巧合,那應該心誠不誠都靈,若是心誠不誠會影響靈不靈,那也許當中就有某種的因果關係存在,而不純粹是一種巧合了。

就丹尼爾個人的體會來看,占卜的準確可以作以下的分析:首先,占卜的準確有一部分是客觀事實的認定,當是當中也包含了部分主觀的判斷;基本上所謂的占卜準確,就是占卜師所說的與事實發生的狀況相互符合,這個部分看似沒有問題,但所謂的「符合」其實還包括了一部分主觀的認定;例如有個占卜師說五月你會找到好工作,到五月的時候果然出現了一個工作機會,但是當事人並沒有去那個工作,這種狀況到底算是準不準呢?恐怕就有一些主觀判斷的空間了。

接下來,占卜過程的準可以再細分為兩個部分來討論,一個部分是「抽出準確的牌」,第二個部分是「解讀出正確的結果」;比較多人使用「共時性」原理來說明為何會出現準確的牌,反正就是巧合嘛,但是丹尼爾並不認同這種巧合論,個人認為抽牌過程是一種靈魂的測量,以術語來說是星靈體的作用,因為星靈體的作用而抽出正確的牌,這是「有因果關係的」,而不只是巧合而已,否則就無法解釋為何人的「念」會影響抽牌的結果.而占卜師的「功力」則是顯現在「解讀出正確的結果」這個面向上,功力高的占卜師可以解讀出較接近現實況的訊息,而功力差的占卜師只能講個概略甚至會解讀錯誤。

但是不論如何,塔羅占卜還是要依據抽出來的牌來進行,若是有人宣稱不抽牌就可以算,或是用任何巧合的訊息都可以算,那麼嚴格來說就不算是塔羅占卜,而比較接近直覺和通靈了。

丹尼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最近與一位新進的占卜師在聊天,他覺得占卜定價是一個很困難的事情,即使參考了市場上別人的定價,也對自己的定價覺得不是那麼確定,其實我們若是從不同方面來思考,可以幫助我們去釐清很多的觀念。

首先,占卜收費當然涉及了生存的問題,除非你是純作公益不收任何費用的人,否則占卜的收費就會與自己的生計相關,如何養活自己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在這個部分的考量,其實比較多落入市場機制的問題,定價太高怕會沒人來占卜,定價太低生活會變得十分辛苦,所以有關占卜的「行情」是大部分人會依循的標準。

其次,占卜收費也是一種信任的門檻;若是不收費,有些人的心態就會顯得「不尊重」,即使占卜者十分用心解說,他們仍然聽得隨隨便便,但若占卜收費,對於問卜者而言,付出金錢就會想要聽到超出這個金錢價值的資訊,他們對於占卜的「尊重」程度也會增加,絕對不會是隨便問問隨便聽聽,占卜的效果和影響力反而是會增加的。而他們願意花這個價錢來找你占卜,也表示他對你的「信任」是超過這個金錢的價值,例如,若是他願意花五百塊來算一次塔羅牌,就表示他信任你的塔羅牌功力會有五百塊以上的價值。

同時,對於占卜者而言,收了人家的錢就會有相對應的責任感,在解說的時候也就會更加專心和謹慎,如果收費高,那更要使出混身解數,讓問卜者覺得物有所值,才不會因此砸了招牌,這是占卜者的自我期許,更是一種責任;所以對於問卜者或是占卜者來說,收費都有某一些正面的意義,而不是如某些人所言「幫人占卜收錢是不好的事情」。

因此,站在占卜者的角度,考量收費高低時不只要考量到市場的「行情」,更重要的是對於自己占卜功力的信心和期許,敢訂這個價錢就表示自己有超出這個價錢的功力;這也是為什麼在占卜這個行業當中越貴的名師生意越好,因為由問卜者的角度來看,他敢開這個價,又沒人站出來拆他的招牌,就表示他的功力有一定的水準以上,問卜者對他的信任度越高,在心理上也會覺得他講的越準。

最後,不同的定價策略會吸引到不同的客群,這是消費力的問題,有些人訂算一個命兩萬塊,大部分的人都消費不起,所以他的客人大多會是有錢人,若你把價錢訂得中間一點,則會吸引到中產階級以上的人,不過若是定價太低,可能只會吸引到一些好奇覺得想玩玩看的人,也許你算了半天非常辛苦,他一句話也沒聽進去,而且你自己也活得不好。

丹尼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之前與一位也在教占星和塔羅牌的老師聊到,他認為丹尼爾出版那些塔羅書是有一些風險的,因為「有些人會認為看了你書之後,就會覺得沒有必要來上你的課」,其實丹尼爾覺得看書與上課學塔羅牌是有很大的差別的。

如果我們把塔羅牌占卜看成是一種「技術」,那麼有什麼技術是「光看書」就能學會的呢?我想應該是完全沒有把,因為「技術」的東西學習最有效的方法就是「練習」,如果沒有任何練習,只是一直看書有可能學會嗎?丹尼爾個人認為不太可能!就像你看了世界游泳冠軍的教練寫的一本「如何游泳」之後,跳下水去就立刻會游泳了嗎?別想得太簡單了。

那麼看書與上課的差別到底在哪裡呢?基本上丹尼爾個人認為「上課」就是老師帶著你練習,所以丹尼爾在規劃課程的時候會有一半以上的時間讓每個人練習,這樣才能把大家的基本功夫給練出來;至於「看書」則是增廣見聞的成份居多,通常丹尼爾都建議來上課的同學先不要看書,因為你沒基礎的狀況之下看書,其實也是看不懂或沒體會的居多,等到自己學了一陣子練會基本的東西之後,再來看書就會有進一步的體會,也比較有能力去辨認書的好壞與價值。

丹尼爾也不是說塔羅牌無法自學,但確實自學是比較費力的事情,需要自已努力練習再去看書自我糾正,如果沒有下苦功練習加上一定程度以上的天份,半途而費的人應該是大多數;相對而言,跟著老師上課就有效率得多,有人帶著你練習,也有一些同學們陪著你練習,遇到有懷疑或不瞭解的地方也立刻有人可以問,所以丹尼爾認為想學好塔羅牌最簡單的方法還是要找老師學,會比自己摸索來得快又輕鬆。

丹尼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2